• 失智症的關鍵表徵:是否喪失了「活動獨立性」-《記憶診所》

    26471 人瀏覽
    要判定某個人是否達到失智症的標準,喪失獨立性是一項關鍵要素。這是一種依每個人的情況,來評量認知功能損傷(cognitive impairment)有多嚴重的方法。雖然吉恩很明顯的意識到自己的腦力降低了,但他還是能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完成他的工作,也能行動自如的辦事和社交,所以我們告訴他說,他只有輕度認知功能損傷,有時候可能會發展成失智症。
    作者:周永彩

    ▍ 失智症的關鍵表徵:喪失活動獨立性

    失智症會被診斷出來,是病人在兩個以上的認知領域,都出現明顯的障礙時。如果某人記憶衰退,但是只有記憶衰退,就算衰退得很嚴重,可能只會被診斷為健忘症,不一定會是失智症。

    我常常告訴醫學生,經過一整夜的睡眠剝奪,我們每個人恐怕都沒法記得在返家途中應該去雜貨店購買某些東西,而且我們可能也會有點鬧情緒,但這些都屬於很輕微的障礙,好好休息一下,就可能恢復正常,因此這些偶爾的障礙不足以讓我們成為失智症病人。

     

    (圖片來源:stocksnaps)

    即便是醫師和火箭科學家,也不能免於阿茲海默症的危害,但是教育程度高的人,可能很難用我們的標準系統檢驗出來。我在洛杉磯工作時,遇過一位航空工程師,叫吉恩,他承認自己就是一般人所謂的「火箭科學家」。對我來說,要提出讓吉恩無法回答的問題,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我的化學和微積分從來就沒有太出色)。

    然而,吉恩相信自己不像以前那麼勝任多重任務,而且處理資訊的速度也變慢了。吉恩的測驗成績超過正常功能的範圍,但最重要的是,衰退是由他本人報告的。一個比較常見的比喻,就像你發現你的電腦執行任務的時間變長了—它只是變慢,並沒有故障,郵件還是能送到該去的位置;但是你知道,它以前更有效率。

    當這些超級正常的病人被告知不用擔心,因為他們的表現依然「超越標準」時,他們尤其會感到不安。因為他們心知肚明,機器的運作已不如以往,再說腦袋又是無法替換或移植的。神經學家有必要去幫助這類病人,去了解他們的情況到底是正常老化,還是過早的、不正常的功能喪失。




    在評估過吉恩的個性變化和社交技巧障礙之後,我諮詢了醫療團隊的神經心理學家,再幫吉恩多做一些認知領域裡,更為困難的檢查:記憶力、執行功能、計算能力、語文、以及視覺空間能力。

    要判定某個人是否達到失智症的標準,喪失獨立性是一項關鍵要素。這是一種依每個人的情況,來評量認知功能損傷(cognitive impairment)有多嚴重的方法。雖然吉恩很明顯的意識到自己的腦力降低了,但他還是能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完成他的工作,也能行動自如的辦事和社交,所以我們告訴他說,他只有輕度認知功能損傷,有時候可能會發展成失智症。

    我們每年都會追蹤輕度認知功能損傷的病人,這些人在診斷後的一年內,大約有20%,記憶力會快速惡化,但並非全都會轉變成阿茲海默症。

     

    (圖片來源:pixabay)

    另一種相反的情況是,失智症病人往往輕描淡寫自己的困難,或根本沒有意識到失智症的徵兆。因此,我們喜歡詢問他們的親朋好友,以查證病人具有什麼樣的能力。日常生活的活動可以區分成兩種:一種是工具性的,另一種是基本的。工具性日常生活活動,是指那些讓你能夠與外界互動的事,像是赴約會或繳帳單。基本日常生活活動,則與個人衛生有關,像是洗澡、穿衣等。

    醫師非常倚賴經過確認的日常生活活動獨立性報告。我常聽到有人對我們的問卷調查,回應說某個男病人都不參與家務。接下來很重要的問題是,他以前是否做家事。因為對現在的老年人來說,男子是不該進廚房的,所以我們需要問清楚,他在中年所做的活動是否已起了變化。
     

    ▍ 診斷必須謹慎

    珊曼莎將她的母親海莉描繪成:一向屬於古靈精怪的藝術家類型。但海莉已經沒有興趣再扮演這樣的角色了,她現在對於所有的問題,都會很快回應「我不知道」。珊曼莎想知道,她母親到底只是因為比平常更愛耍大牌,還是開始出現失智症的徵兆了。

    鑑於珊曼莎的母親如此任性,若採用平常的心智狀態測驗,例如「今天星期幾?我們現在位於第幾層樓?」,很難判斷出她的認知功能程度。
    那類測驗,只有在病人全力以赴、認真作答時,才會管用。就海莉的案子,最好改用一種更為機靈的方法。

    於是我問珊曼莎,她那一輩子都是畫家的母親,現在是否仍然作畫?她有能力自己調顏料嗎?她的畫風仍然和以前一樣嗎?珊曼莎說,她母親已從畫油畫,轉變成畫素描。她的素描畫得很好。

    在長達一輩子的技藝範圍內,變更作畫材料,不能算做拉警報;或許她母親很享受在藝術表達方式上面,做一個改變!而且她的基本日常生活活動也很完好。就目前為止,也沒有什麼腦部病變的警報。我們建議珊曼莎,密切觀察她母親是否有更清楚的失能徵兆。也許最後會發現,她母親經歷的只是短暫的憂鬱症。

    在老年族群裡,情緒障礙很常見。有時候,像珊曼莎所報告的那種頑固,其實是憂鬱症的一個徵兆,或是針對壓力很大的生活變遷,甚至是慢性疼痛,所產生的反應。

    人會隨著時間改變。我們在診斷失智症時,面臨的許多挑戰都在於:探究我們觀察到的變化,是否超出人們在面對漫長壽命中不同的階段與事物,像是面對退休、或是好友及摯愛的離世,所做出的典型調整的範圍。

    失智症的診斷,必須很謹慎,不能見到杯弓,就以為是蛇影。



    更多《記憶診所》相關文章:
    ◆ 家人有失智症,難道我就一定會得?醫師告訴你,遺傳學沒那麼簡單

    ◆ 為什麼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女性超過男性?女人真的很難為

    ◆ 失智症醫師的重要任務是:要為照護者解決問題、讓他們感到自在

    ◆ 如何評量自己的失智風險?低風險、中等風險與高風險

    ◆ 「請在我最不值得愛的時候愛我」失智症患者家屬該怎麼做呢?



    本文經【天下文化】同意後轉載,更多本書的精彩內容,請按此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懷疑有失智症?及早到「記憶門診」做詳細檢查


    ―――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8525icare@gmail.com
    ​​​​​

    ◎若您欲轉載文章內容,歡迎您透過 E-mail 來信與我們聯絡,討論相關事宜。切勿未經授權擅自下載、複製、更改、發行,或其他使用。8525icare@gmail.com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