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無論是臥床長者、身心障礙者,都需要一位懂他的人-讀者投稿

    11477 人瀏覽
    當你可以懂一個人的語言,無論他是自閉症或是情緒障礙的人,你會感到驕傲,你與他如此貼近,因為在他心裡,你是家人,是懂他的人;除了薪水,這是你心靈的成就,會讓你在疲憊時,記得微笑。

    作者/Sue
                                                     

    在一次的巧合之下,我進入了養護機構。
     
    那一年,我剛滿18歲,初成年什麼事情都似懂非懂,偶然從廣告單上看見機構在徵教保員的訊息,我打了電話過去,就這樣踏入了喜樂的大門。
     
    未上手之前,我跟在資深教保員身邊學習,從協助更衣、推輪椅餵開水等日常小事開始做起。一開始,總會不小心把服務對象的衣服穿反或是弄濕,我心想:我不是專業人員嗎?怎麼會搞的這麼灰頭土臉呢?而眼前的服務對象都坐在輪椅上,也很少與我有對談、互動。我感到很陌生,甚至有些抗拒,在休息時間,我婉轉地向前輩表達我的想法。
     
    養護機構
    (圖片來源:pixta)
     

    ▍  無論是誰,都需要一位懂他的人
     
    前輩聽完後只是笑笑的告訴我:「這些大孩子的世界裡,多數時間只有教保員和家人們,他們需要時間來認識妳,用他們所能的一切感覺來熟悉你。而妳只要記得,做好,認真,做有益他們的事情就對了,別擔心!」或許前輩的話裡的確有不可思議的魔法:我開始看見自己每日一點點的、微小的努力,像是播下的種子,慢慢發芽。
     
    我注意到每一天在機構裡,都不愁有好聽的詩歌和輕音樂聆聽,這能幫助服務對象放鬆心情,也讓工作人員在緊張的節奏中,多少獲得舒緩。而不知不覺中,我也漸漸開始跟著哼唱這些詩歌,甚至成為習慣。
     
    記得有一天早晨,我和同事們帶著服務對象們做例行復健,其中一位平常還算能忍痛的女孩,這天卻異常哭鬧,硬是拗著我,怎樣都不肯執行她應該做的拉筋復健。她的雙手拉扯著我,豆大的眼淚滴在我的腿上。那種神情讓我不知所措。
     
    我深吸一口氣平復情緒,輕柔地撫摸她的小臉,然後從我嘴裡,帶出了喜悅的歌聲。在我哼完她最喜愛的歌時,她的手鬆開,眼淚也不掉了。此時我不再有當初的害怕,我語氣堅定的問她:「現在妳的心情平靜下來了嗎?願意配合老師,幫妳一起復健嗎?」女孩抬起頭,用陽光般溫暖的笑容,用力的對我點了點頭。
     
    當時的我,心裡感到無比溫暖。
     
    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是工作三個多月後的事情了。當服務對象開始熟悉我後,一開始的疑慮便不再是心中的大石頭:因為我開始被認可了。
     
    自己一個人與外籍同事各配搭五位服務對象,互相協助,於是我上夜班了。雖然每個月只有幾天夜班,卻更是要繃緊神經。既然挑戰是一個接著一個,我就要不畏懼的接收,現在的我,真的更加地勇敢了。
     
    照顧咖啡
    (圖片來源:pixta)
     

    ▍  養護機構裡的優雅天使
     
    陳阿嬤,院裡最年長的服務對象,需要時常觀察她的情形,她臥床並插鼻胃管,每兩小時測血氧一次,兩小時翻身一次;陳阿嬤怕熱,夏天時就要特別注意,如果衣服濕了要勤換……夜班前輩叮囑我關於陳阿嬤的照護事項,我認真的聽,並學習鼻胃管灌食、清洗管路、如何測血氧等技巧等等。明天,就換我上陣了。
     
    隔天深夜,做好打掃清潔工作後,我直接往陳阿嬤的臥房走去。一檢查便發現阿嬤的睡衣已經濕透,我將緊閉的窗戶開了些縫隙,想必阿嬤是太熱了吧!

    夏天的晚上總是特別悶熱,我小心翼翼地為阿嬤脫下衣服,避開鼻胃管,讓她瘦小的身軀靠在我身上。將衣服穿好後,再用乾毛巾沾濕涼水,在阿嬤的臉上及四肢來回輕拭,希望她能感到舒適些。
     
    陳阿嬤是一位屆齡90的老太太,據每日來探望她的女兒說,阿嬤有8個孩子,受過日本教育,愛唱日文歌,喜愛刺繡編織之類的手工藝,是位很厲害的婦女。我走出阿嬤房間,心中有些不捨,曾經是那麼傑出的女性,如今卻只能這樣的度過餘生。
     

    我能付出,我能做的,就是讓所有在我手上的服務對象,他們生命中的一分一秒,都能感到自在、開心、滿足。這是我的工作,也是責任。
     
    到了懇親假時,我細心地向家屬們交接每個服務位向的重點,畢竟受照顧者三個月才返家一趟,會有許多小變化及服藥的更改。家屬們稱讚我年輕,懂事又能幹。
     

    但其實於我而言,若能幫服務對象作好每件細微的小事,比起這些讚美,更來的讓我開心。
     
    到職的第三年,陳阿嬤因多重器官衰竭,病逝在中部的大醫院,享年93歲。舉辦阿嬤追思禮拜,大家的心情都很悲傷,壟罩在灰色烏雲之中。我的眼淚止不住,心中的悲痛無法形容,真的就像我的親人走了一樣。我曾照顧過她,是她當我的老師,讓我有機會能練習如何照顧她,讓我受益良多。
     
    追思會的講台上,陳阿嬤的女兒在發言,她告訴在場的每一個人,她感謝所有照顧過陳阿嬤的工作人員,因為醫師說過,是機構完善的照顧與認真的清潔護理,讓她母親的生命又多延長了7至8年,她深深一鞠躬。
     
    我想,在天上的陳阿嬤,一定有看到今天的這一切:所有的人們是如此的感念她,願她在天上,永遠做個優雅的天使。
     
    今年是我從事教保員的第4年,我接觸到更多服務對象、解決過不少行為問題,當然也送走了少數離開我們的服務對象。
     
    送終
    (圖片來源:pixta)
     
    我想說的是:我以我的職業為榮。
     
    當你可以懂一個人的語言,無論他是自閉症或是情緒障礙的人,你會感到驕傲,你與他如此貼近,因為在他心裡,你是家人,是懂他的人;除了薪水,這是你心靈的成就,會讓你在疲憊時,記得微笑。
     
    只要你有付出,種子會發芽,會長出一朵朵,天使的小花。   
     


     
    讀者投稿:

     

    繼續閱讀:

    1.「我們照顧的,不只是老人家的身體,還有她孤單的一顆心。」居服員的故事

    2. 居服員的工作價值是什麼?從信仰裡找到力量的管雅楓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 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