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遺物要留下還是捨棄,回憶來襲不知如何是好-《如何清空父母的家:走過喪親之痛》

    5102 人瀏覽
    要扔掉在我們眼中沒有任何情感價值的東西,總是比較容易,但是把自己的記憶給割捨掉,這就不叫丟棄了,而是截肢。

    文/莉迪亞 ‧ 阜蘭、譯/金文

    一個物品可以有好幾次的生命。雖然換了新主人,但之前的存在記憶不是都還留在身上嗎?想來亦令人不勝唏噓:這些東西到了別處,落入他人手中,原先是那樣使用的,現在卻改成這樣使用。

    我必須確認這些曾被雙親選上並仔細呵護的物品,也能夠受到新主人的關注和疼愛。為了能毫無悔恨和罪惡感地將它們送走,我需要相信它們將在小心翼翼的手中耗盡、老去。物品跟人或動物其實沒什麼不同,它們也有靈魂,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別讓它們接下來的命運太悲慘。

    究竟我已經將它們放在手中掂了多久?任憑回憶來襲,猶豫不決,不知如何是好,既想全部扔掉又想統統留下?我拿起它們,彷彿在跟它們道別,然後又放下,擺進紙箱──遲遲不肯做出那個會令人心痛的決定。

    有時我看見這滿屋子不知何時才能清光的東西,也會心灰意冷,於是突然變得大方起來,甚至有點太慷慨。有時又覺得勇氣百倍,抬頭挺胸地繼續完成我那身為繼承人的螞蟻工程:斤斤計較地丟,深思熟慮地送,非好價不賣,凡家裡擺得下的全帶回去。書就放上我的書架,杯盤收進我的碗櫥,瓶瓶罐罐擺在我的浴室裡,把畫掛在牆上。


     
    書
    (圖片來源:pixabay)


    但我的屋子並沒有彈性,而我也不能一直當個連接器──清空了那端卻擠爆了這端。我那自我防衛的攻擊性難道變遲鈍了?於是我警惕自己:「東西就是要流動,它們也許可以在我們之後還活上很久,或許也將會破損、凋零、消逝,而無人一掬同情之淚。它們從未真正屬於誰,我們擁有它們也只是暫時的。它們應該在人世間繼續前進,讓大家輪流享用。」

    偶爾有人來探訪,他們會很低調地環顧四周,在拿捏我還有多少該做的事之後,便都忍不住同情起我來,而那句脫口而出的:「妳好可憐喔!」更不讓我有任何自我欺騙的機會。我在內心深處抗議著,默默地為我這批不足掛齒的往昔寶物大聲辯護。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深深依戀,但對別人而言卻毫無意義的小東西或小玩意兒。要扔掉在我們眼中沒有任何情感價值的東西,總是比較容易,但是把自己的記憶給割捨掉,這就不叫丟棄了,而是截肢。很少人能立刻放得下,這需要慢慢地從內在去轉化、蛻變,是一項需要很多耐性且必須不斷接受挑戰的工作。

    我時時在鄉愁和不堪負荷之間搖擺。某些日子裡,我會把一篋篋的書(天啊,書怎麼那麼重!)運回家,還有成箱的桌布、餐巾和杯盤(也許以後我們會在鄉下買個度假別墅)。要送人的衣服都摺起來,該扔的東西全扔了,打算賣的則先擺在一邊。而在另外一些日子裡,我則是全無鬥志,麻木到連動都不想動,這時就會埋怨父母親為何沒想過要自己來做這場大掃除。

    我想把那幾件體積太大而我家裡擺不下的家具給賣掉,但找不到肯出合理價錢的買家,這讓我覺得很受辱。難道當初父母親看走了眼,誤判了這些東西的價值?否則就是市場在這段期間已經起了變化?我為了雙親而感到憤恨不平,於是也不想賣了,直接送人。餽贈的喜悅,就是不必討價還價。



        繼續閱讀:
     
    1. 若能在某人的照料下離開人世,將會幸福無比
     
    2.
    死亡帶給我的禮物:好好去愛、盡興地活

     
    更多《如何清空父母的家:走過喪親之痛》的文章:
     
       
    死亡
    如何清空父母的家:走過喪親之痛
    作者/莉迪亞.阜蘭
    本文經寶瓶文化出版社同意後轉載,本書更多的精彩內容,
    請按此了解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