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設計與科技,讓失智長輩也能「加好友」 — 專訪回憶錄大富翁設計師鄭雅方

    8469 人瀏覽
    鄭雅方,台灣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大四畢業製作時與夥伴卓思陽一同跨入了失智症長輩教具設計的領域,在唐玄輝老師指導下,研發出2015年在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上獲得心智組首獎的產品:「回憶錄大富翁」。
    文/銀享全球|王若馨
     

    也許你有發現,當你走在路上時,隨處都可以看見拿著智慧型手機,用Facebook、Line與人交談、聊天的人們。這就是現代人「社交」的模式之一。
     
    但這樣的問題你應該沒有想過:失智症長輩他們如何社交?他們如何維持與社會之間的連結?很顯然地,
    我們習以為常的社交方式,在失智症長輩身上是看不見、甚至是不管用的。
     

    這樣的問題,回憶錄大富翁的設計師鄭雅方與她的夥伴卓思陽看見了,也著手進行改變。當時的他們,僅僅大四的年紀,卻投入了大把的時間,進行問題的討論、需求的探索以及實際到機構跟著職能治療師觀察失智症長輩的行為。
     
    鄭雅方,台灣科技大學工業設計系畢業,大四畢業製作時與夥伴卓思陽一同跨入了失智症長輩教具設計的領域,在唐玄輝老師指導下,研發出2015年在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上獲得心智組首獎的產品:「回憶錄大富翁」。
     
    回憶錄大富翁團隊,獲2015年史丹福銀髮設計競賽心智組首獎。圖右:鄭雅方,中:史丹福長壽中心主任Ken Smith,左:卓思陽。(圖片來源:銀享全球)
     
     

    ▍  用資訊技術開發更適合失智症長輩的教具
     
    來看一下現況吧!在失智症長輩相關的教具都從國外進口的情況下,
    職能治療師難以用一套固定內容的紙卡帶領長輩們交流互動,除了紙卡本身的不可擴充性之外,國外進口的紙卡內容因文化不同而無法獲得長輩們的青睞,也時常導致長輩注意力無法集中的現象。
     
    我們常說:科技來自於人性,科技是為了滿足人類的需求而存在的。身為一個工業設計背景出身的設計師,雅方不但有一顆能夠同理使用者的心,更有相當積極的精神與不同專業的人溝通。
     
    「我們和職能治療師、資工的團隊合作,導入ICT的技術,開發適合失智長輩、能夠結合長輩個人與家庭影像且可與他人互動的教具。」雅方提到。
     
    一路陪著回憶錄大富翁團隊成長的指導老師唐玄輝也分享他從側邊觀察的經驗:「他們真的是一群願意跳下去做跨領域溝通的人,甚至有時候溝通的時間都還比設計的時間長,現在很少設計師會花這麼多心力去溝通了。」老師的強調再一次讓我們看見雅方對這個議題的堅持與認真。
     
    「老實說,我大四時原本沒打算把回憶錄大富翁這個專題繼續做下去,但在實際進入機構親力親為和長輩們做測試後,我發現長輩們浮現笑容、開始和別的長輩互動,這就是我們想要的效果!當下便下了決心繼續投入,因為在長輩身上我看見了做下去的意義及我們的使命。」雅方說。
     

    從他人的身上,看見自己的責任時,她選擇了繼續堅持,毫不畏懼地接受了這項挑戰,並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成長茁壯。
     


     
    ▍  用設計創造更符合長輩需求的介面
     
    回憶錄大富翁其實有一個很神奇的魔力,他可以讓一群原本只會坐在同一個地方互相乾瞪眼的爺爺奶奶,變成一群見到面可以聊孫子、聊家人、聊過往英雄事蹟的朋友圈,就好像一個催化劑一樣,幫助爺爺奶奶們彼此「加好友」。
     
    但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每個人在看到回憶錄大富翁的機器時,難免會疑惑,這麼大一台電腦,失智症長輩真的會用嗎?他們會想用嗎?
     
    「很多長輩在初次看到我們這麼大一台電腦時,反應是很懼怕的!直覺反應都是:『我不想學』,接受度較高一點的長輩會帶著一點猶豫說:『不然你教我?』」雅方笑著回憶起初次踏入機構與失智症長輩碰面的情形。
     
    「我們發現一定要先引起長輩的好奇心。除了職能治療師帶活動時的引導之外,使用介面本身就要對他們友善而且有趣!」雅方與夥伴們經過一連串的測試,得到這樣的結論。
     
    回憶錄大富翁操作實景,可看見長輩每人都有一個彩色的棋子。(圖片來源:回憶錄大富翁)
     
    所謂友善的介面,不僅僅只有設計的漂亮而已,更重要的是失智症長輩們能不能輕易上手且克服對科技產品的恐懼,充滿自信的使用。
     
    透過一次一次的測試與觀察,從平板大小到顏色、從介面的簡潔程度到視覺化的引導,雅方都做過了無數次的調整。但一開始為了要幫助長輩們消除對科技產品的恐懼,雅方與團隊夥伴們做了一些客製化的設計。
     
    「我們為參與的每一位長輩都製作了一個有顏色且有自己大頭照的棋子,讓長輩一開始看見就會發現這個很特別的設計,並拿起來把玩。」
     
    除了吸引長輩親近回憶錄大富翁的機器,加強長輩在操作機器的自信心也相當重要。
     
    「像我們習以為常操作平板的手勢,對於長輩來說就是一個很大的障礙。因為機器上沒有實體的按鈕,所以對長輩來說比較無法產生信心。有些長輩會如蜻蜓點水般輕輕按一下,有些長輩會長按,卻都因為使用了錯誤的方式而導致他們沒自信再繼續操作下去。所以我們將手勢調整成無論長按短按均會成功,用以加強長輩的自信。」
     
    雅方透過觀察,發現長輩不敢使用科技產品的真實原因後,利用友善的設計逐一破解,才讓長輩們突破心防,愛上回憶錄大富翁。
     
    回憶錄大富翁活動進行現場,長輩正指著照片與大家分享家中的點點滴滴。(圖片來源:回憶錄大富翁)
     
     

    ▍  回歸到你怎麼看社交這件事?
     
    雖說回憶錄大富翁有著相當友善的設計,並且結合科技創造了更客製化的遊戲內容,但雅方也提到,現在最難突破的困境便是無法衡量失智症長輩使用回憶錄大富翁之後的改善、進步成效。
     
    「老實說,我認為並不是只有顯著的進步才算是進步。」雅方強調。
     
    「我們確實看見長輩在回憶錄大富翁的遊戲過後,開始形成與彼此之間的社交圈,走在機構走廊上除了打招呼、更會停下來與對方聊天說笑。更有一位長輩,從一開始看到回憶錄大富翁時扭頭就走,到後來他願意參與全程的活動跟其他長輩互動,這就是他的進步。」
     
    並不是所有的事物都能夠量化,像是社交這件事究竟該怎麼量化?但可以看見的是,在回憶錄大富翁一次次的接觸長輩、一次次的帶領活動之下,這套遊戲對長輩的影響力已經慢慢產生、發酵中,也確實帶給失智症長輩重新建立起社交圈的可能性。
     
    這也是為什麼雅方與他的夥伴們堅持了三年至今還要繼續努力下去的理由。當看見「長輩們開心的玩著回憶錄大富翁,玩完之後彼此變成會互相分享故事的好友」這樣的場景,你也許就會感受到社交圈的建立並非只有量化的數據才能看見。
     
    回憶錄大富翁與受試長輩們的合照。( 後排左至右:職能治療總監柯宏勳、職能治療師林思吟、鄭雅方、卓思陽、攝影師郭于綺)
     
    本文經【銀享全球】同意後轉載,你可以進來這裡多了解他們
    →原文請點我


    29.jpg
    銀享全球是一家為銀髮相關組織和企業提供國際交流與行銷服務的社會企業。
     
    銀享全球以落實「活躍老化」與「在地安老」為宗旨,希望能創造一個國際化平台,加速銀髮相關的知識分享,鼓勵並協助台灣銀髮產業的發展,讓台灣成為亞太區銀髮創新的基地。
     

    銀享全球的其他文章>>
     
     
     

    長者的社交網絡在這邊: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更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 service@ilong-termcare.com

     

    最多人使用的長照平台-愛長照|找看護,「居家照顧」、「醫院照顧」、長期或臨時,只要填寫資料免費刊登,協助找到台籍照服員、看護。

    另外整合了多項照顧資源,「找外籍看護」、「找機構」、「送餐服務」、「居家護理師」等等。

    以上需求請點入→https://bit.ly/2UINgPH,有其他的需求問題,請加入愛長照LINE詢問,專人為您解答→https://bit.ly/2Q39vhJ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