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能死!全身燒傷的劇烈疼痛中也要堅持的,是與心愛家人的約定–《但我想活》

    1868 人瀏覽
    「爸爸,我是黃博煒,我今天跟朋友來八仙樂園玩,現在發生火災了,我全身都有被火燒到,等一下會送醫院,爸爸你要到醫院來找我。」我努力的想讓我自己被發現,正當我用滿是鮮血的手大力往地上一按,奮力的想讓自己坐起來時……
     

    在確定自己已經逃出來的瞬間,我笑了,那一時刻我忽然沒有感受到身體的痛楚,只有活下來的喜悅,但這樣的喜悅沒有持續幾秒,疼痛接踵而來,此時我的護目鏡、頭巾、拖鞋和眼鏡早已消失,我根本什麼都看不清楚。

     

    然後呢?開始大哭,開始大叫喊救命嗎?不,我沒有,在當下我反而顯得異常的冷靜,心裡驚慌一定有的,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非常努力的讓自己保持鎮定,因為我告訴自己這時候一定不能慌張,要保持冷靜。

     

    我告訴自己:「黃博煒,你不是在做夢,那些你新聞上看到的,那些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現在正活生生的發生在你身上,冷靜下來,才有辦法救你自己。」

    我拖著全身的傷一邊往外面走,一邊不斷的告訴自己:「不要慌,加油!要冷靜」,不停的對自己喊話,走的每一步都非常艱辛,隨時都有可能倒地不起。

     

    我慢慢的走到了旁邊花圃前的椅子,坐下來休息,很快的就有人拿水還有飲料過來幫我降溫,我心裡想著:「不知道我的同伴他們有沒有逃出來」,掛念著他們卻無能為力,因為已經自身難保,沒有餘力可以去救他們了,身體的狀況非常糟糕,因為剛剛從火災現場逃出來後,光走過來椅子這邊的這段路,就走了很久。

     

    我以為我走了很遠,其實才沒幾公尺,可是就已經讓我喘到不行,甚至沒有力氣繼續走,全身痛得發抖,眼鏡也不見了,眼前只有一片模糊。

     


    ▍  全身燒傷、雙手血肉模糊……我要活下去!

     

    這時候我意識到自己一定很嚴重了,平時我非常熱愛運動,每一天都一定會訓練自己,體力絕對比一般人都要好,但是我看著眼前這些模糊的身影,一個一個即使受傷但仍然能行走,而我卻沒辦法,我就知道自己勢必傷得不輕,才會走幾步路都需要耗費這麼多的體力。

     

    而且當別人拿水要給我喝的時候,我差點哭了出來,因為發現自己的雙手根本沒有能力握住那水瓶,我努力的舉起手看了一下,只有一片血肉模糊,看不到原有手的樣貌,但是當我越了解到自己的傷勢,就越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

     

    喝了幾口水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家人求救,我請身邊讓我喝水跟幫我降溫的人,拜託借我手機,幫我撥打電話給我的家人,當時的電話內容我記得很清楚。

     

    我:「爸爸,我是黃博煒,我今天跟朋友來八仙樂園玩,現在發生火災了,我全身都有被火燒到,等一下會送醫院,爸爸你要到醫院來找我。」

     

    因為當下在現場要借電話的人很多,我只能快速的跟爸爸講一下我的情況,我記得電話那頭,我聽到爸爸的驚慌失措:「煒煒你說什麼?在哪裡?你說你怎麼樣?……」我只能勉強的再次回答爸爸這些問題,沒有多餘通話的時間,因為電話早已換別人用了,現場所有的人都非常慌張,一定都想打電話回家,而且一直不斷的聽到尖叫聲,應該說是慘叫及喊救命的聲音吧!

     

    休息幾分鐘之後,我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勇氣,或許是因為與爸爸通了那通電話。

     

    「不行,這邊離出口太遠,要被救援的機會很小。」我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很不妙,那邊只是離火場沒有多遠的座位,而事發的火場又幾乎是位在八仙樂園最裡面的場所,離出口實在是太遠了,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我必須想辦法讓自己離出口近一點。

     

    我鼓起我身體全身的力氣,站了起來,其實非常的疼痛,我當天穿的是球褲,尼龍的材質,早已因為高溫跟大腿的皮膚黏在一起,我身上也有許多部位在當下是黏在椅子上與地板的,站起來會那麼疼痛就是因為我把自己給「拔開」了,全身真的是血淋淋,周圍那些沒受傷的人並沒有管我,不是無情,而是因為他們根本忙不過來了,太多人需要照顧,在呼喚著他們。

     

    八仙塵爆

    (圖片來源:Photo by Ben White on Unsplash) 

     


    ▍  恐懼與無助,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夢

     

    我的每一步都很艱辛,每走一步就要休息,跟自己說聲加油,告訴自己一定可以,喊話完再用盡全身力氣走下一步,我知道這勢必是一段非常漫長的路,因為這裡離出口很遠,但是我就是咬著牙不斷告訴自己:「我不能死在這裡,我不能死在這裡,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要活著!」

     

    可是實在是傷得太嚴重了,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步之後,倒下了,躺在地上,周圍已經躺著一堆人了,我無力再次站起來,倒在那裡大力的喘息著。

    我心想:「我要離開了嗎?我的人生就這樣嗎?」

     

    眼淚默默的流了下來,這是我的第一滴眼淚,無論前面我有多痛我有多恐懼,都未曾掉下一滴淚,但倒下的這一刻,我害怕了,因為我的周遭只有一片哀號聲,看不到半點希望,我也沒有力氣站起來了,微微的抬起手,眼前看到的只有血肉模糊。

     

    我:「這是我的手嗎?」

     

    在心裡問自己,陪伴了我二十幾年,這一刻卻完全認不出來。

     

    在當下,我感到非常的無助,掉了幾滴眼淚看著天空,心裡平靜了下來。

    我:「這不是夢吧!如果是,能不能拜託趕快停止呢?我不想再繼續做夢了,可是夢裡應該不會痛吧!這不斷持續傳來的痛楚,似乎是真的。怎麼辦?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

     

    腦海中思考了許多事,衷心期盼這一切只是一場夢,睡一覺醒來什麼事都沒有,我只是一個平凡人,與那些走在路上的人一樣,沒有什麼特別,但是卻真真切切的發生了這樣恐怖的災難,多麼希望這一切都只是夢。

     


    ▍  為了心愛的家人,堅持住!

     

    躺著躺著,當我就快閉上眼睛時,漸漸的聽到有人在附近幫忙其他的傷患,不過傷患真的太多,持續好一段時間都沒有人來幫忙我,但是我卻一直一直不斷的聽到:

     

    「加油啊!」

    「救護車在路上了。」

    「撐下去啊!」

    「不要睡著再堅持一下!」

    「不要怕,我會幫你,等我。」

    「我在這邊陪你,不要擔心。」

    「你可以的。」

    「想想你的家人。」

     

    在現場非常多鼓勵的話,一直在我耳邊繚繞,尤其「想想你的家人」這句話,我的精神大振。

     

    「對!他們還在等我。不!我不要放棄,我要堅持下去。」

     

    睡意一瞬間消失,我努力的想讓我自己被發現,正當我用滿是鮮血的手大力往地上一按,奮力的想讓自己坐起來時,一群人發現了我,他們合力幫助把我搬了起來,抬到漂漂河內泡水降溫。

     

    我心裡面燃起了希望,我相信只要堅持住一定有機會獲救。

     

    在漂漂河裡,我的雙腳不停的來回踱步,我沒有辦法直接站立,總是用最小的面積接觸水底地板,因為這樣能減少我腳部的疼痛感,身體也是一樣,我呈現一個半蹲的姿勢,讓大部分的身體都盡量浸泡在水面下,僅露出我的頭部。

     

    當然待在水裡面的感覺比起暴露在空氣中,相對是較舒服的,不過許多地方早已感受不到疼痛,因為一些痛覺神經早就燒掉了,有些地方可以說整塊肉都不見了。

     

    漂漂河也已經不是大家平常印象中清澈的水,看不到底部,甚至完全看不出來那是水的顏色,因為我們身上的血、組織液等等,都在水裡交互流竄。

     

    水面上,漂著的不是游泳圈,一塊一塊,一片一片焦黑浮在水面上的,不知道是哪個人的皮膚,滿滿的整個水面都是,我們幾百個人就這樣泡在水裡降溫,可是在我下去泡的時候,水溫不是冷的,而是有點溫溫的,我也搞不清楚是真的水溫被改變了還是我們的身體體感溫度早已失調。

     

    八仙事件

    (圖片來源:Photo by Alexander Lam on Unsplash) 

     


    ▍  哭泣哀號此起彼落,但有更多人在為我們加油

     

    每個人彼此之間都間隔一些距離,因為害怕碰到對方,產生劇烈的疼痛。在這個漂漂河內聽到的救命聲,比起在火場附近要來得多,我旁邊的男生,我不記得他長什麼樣子,但是他不停的哭,不停的大喊救命,看他的樣子年紀與我差不多,但是卻不停的掉眼淚,不停的喊救命,聲音都快啞了。

     

    我沒有笑他,也沒有嫌他吵,我靠近他對著他說:「冷靜!同學你要冷靜,一定會有人救我們的。」

     

    他帶著哭腔:「我不要死掉,我好怕自己死掉。」

     

    他的回話很大聲,他繼續的哭了起來,旁邊很多人原本在努力忍受疼痛等待救援的傷患,也因為他的哭聲,跟著哭了起來,雖然我沒有哭,但是整個心糾得非常緊,我只是忍耐不讓自己掉下眼淚,我同樣的也非常害怕,我也不想要死在這裡。

     

    周圍哭泣的聲音很多,哀號聲音很多,但是加油聲也很多,許多人一直在給我們加油喊話,兩種聲音反覆的交錯著,持續許久都沒有中斷。

     

    一段時間後,很幸運的我的旁邊正有人在打電話,我懇求她能夠讓我使用,我會這麼急迫是因為,我擔心第一通電話爸爸會以為那是詐騙集團,我想任何一位父母在突然接到這樣的一通電話,也一定都不會在第一時間就選擇相信,一定會在心中打一個問號,小心的求證。

     

    所以有了可以再次打電話的機會,我懇求她能夠讓我也打電話,這時候我沒有太過催促,因為我知道大家一定跟我一樣的想讓家人知道,希望家人來救自己,而且我也非常害怕,萬一我一直催促她不借我怎麼辦!我這輩子沒有這麼渴望可以打電話回家過。

     

    等待是非常有價值的,終於輪到我了,我的手沒有辦法拿著手機,請求旁人的協助撥著熟悉的號碼,當時泡在水裡是全身顫抖的,連電話號碼也是斷斷續續才唸完,但是響了幾聲以後,居然沒有人接,我很慌張,旁邊一直有人催促說他也要打電話,也一直說著快換我快換我,而此時我又拜託旁邊的人再讓我試試,趕緊打了家裡的電話,幾聲之後,一樣沒接,天啊!我非常的著急,旁邊的人也一度要把手機拿給下一個人,我只能懇求她,我一定要聯絡到我的家人。

     

    其實那個人也絕對不是冷血,我相信她一定也非常的不知所措,需要打電話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一時之間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大家都在跟她求救。

     

    ▍  和爸爸的約定,再痛都要撐住!

     

    打第三通電話的時候,是爸爸的手機,我在心裡默唸:「一定要接啊!拜託一定要有人啊!」因為下一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有機會借到電話,響幾下後,通了!

     

    我:「爸爸,我是黃博煒——」我話還沒說完就被爸爸打斷,電話那頭傳來爸爸非常急促的聲音。

     

    爸爸:「煒煒,爸爸知道了,新聞跟廣播現在都一直在報,爸爸現在已經在路上,你不要擔心,爸爸會來救你,你要撐住,知道嗎?」

     

    我:「好!我會撐住。」

     

    當下我沒有過多言語,因為我知道已經夠了,掛了電話,輪給下一個人使用。

    我們父子間的這通電話,是當日的救命關鍵,讓我在後面幾個小時等待救援的過程中,一直支撐著我的,就是我與爸爸之間的這個承諾。

     

    從小,我的爸爸媽媽就教導我要做一個守誠信、重承諾的人,既然答應爸爸「我會撐住」,我無論如何都要全力以赴,即使再怎麼痛都要撐住,而且我也相信,爸爸說會來救我,就一定會來!

     

    ▲ 黃博煒生活照

     

    黃博煒臉書粉絲專頁(請點此)

     


    繼續閱讀:

     

    1. 30歲意外全身癱,為女兒自學輪椅維修成達人!李殿華:女兒失去母愛,不能連父愛也沒有

     

    2. 【居家照顧重點】面對燒燙傷的完整秘笈,危急時刻不慌張

     

     

    更多《但我想活:不放過5%的存活機會,黃博煒的截後人生》的文章:

     

    「但我想活:不放過5%的存活機會,黃博煒的截後人生」的圖片搜尋結果
    《但我想活:不放過5%的存活機會,黃博煒的截後人生》
    作者/黃博煒

    本文經蔚藍文化同意後轉載,本書更多的精彩內容,請按此了解


  • 更多福利補助、長照資訊,每日傳遞給您
    快來加入愛長照Line↓


        


愛長照謝謝您長期的支持,如果您對內容有任何疑問,或想提供更多
 新的長照資訊給我們,歡迎聯絡我們:service@ilong-termcare.com
  • 愛長照定位:解決照顧者疑惑的社群、整合長照專業者的論壇、關心長期照顧者的媒體
  • 愛長照宗旨:希望,互助,愛心,陪伴
    • 愛長照訂閱電子報
    • 追蹤愛長照
© 2016 i Long-term care All Right Reserved.